• <th id="vc9hb"></th>

    <tbody id="vc9hb"><track id="vc9hb"></track></tbody>
    <rp id="vc9hb"><ruby id="vc9hb"></ruby></rp>

    <th id="vc9hb"></th>

    <em id="vc9hb"></em>

    <span id="vc9hb"><pre id="vc9hb"><sup id="vc9hb"></sup></pre></span>

    全球經濟增長預期放緩!我們該怎么辦?

    分享到:

    全球經濟增長預期放緩!我們該怎么辦?

    2023年11月01日 09:58 來源:國是直通車
    大字體
    小字體
    分享到:

      文/華卓瑪

      2023年全球經濟增長進一步放緩,預期增長3.1%,低于2022年的3.4%。2024年,全球經濟增長預計將保持在3.1%的疲軟水平。

      同時,由于地緣政治沖突、通貨膨脹,世界經濟發展充滿不確定性,并遇到去全球化的逆流,國際經貿關系、國際經貿規則日益碎片化。

      在此背景下,各國如何重振與合作,全球經濟如何重回增長軌道?10月27日至29日,在國際金融論壇(IFF)20周年全球年會上,來自全球50多個國家的政要、國際金融機構領袖、專家學者和企業家代表,以“新資本、新價值、新世界:全球經濟碎片化下的重振與合作”為題,探討上述問題。

      全球經濟復蘇,但依然疲軟

    圖為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李家超在大會開幕式上視頻致辭。

      圖為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李家超在大會開幕式上視頻致辭。

      在上述年會上,《IFF2023年全球金融與發展報告》發布。報告顯示,目前市場的共識是,2023年全球經濟將增長約3.1%,低于2022年的3.4%(使用按購買力平價匯率計算的國家權重)。其中發達經濟體將增長1.5%,發展中經濟體將增長4.1%。但各國的經濟增長速度存在很大差異,反映了各國通脹水平和貨幣政策收緊步伐的差異、2022年的經濟增長力度不同以及一些國別因素。

      報告認為,2024年全球經濟將繼續復蘇,但依然疲軟。新冠疫情終于結束,不再掣肘全球經濟增長。大多數國家的貨幣緊縮周期可能在2024年結束。然而,緊縮的貨幣和金融狀況仍將持續,將繼續抑制需求增長從而限制全球復蘇的步伐。在此背景下,預計2024年全球經濟將增長3.1%,與2023年持平。

      在主要經濟體中,美國經濟2023年預計將增長2%,稍低于2022年的2.1%。2024年預計美國經濟增長將放緩至1.2%。盡管貨幣政策急劇收緊,美國經濟到目前為止仍保持了韌性。穩定的就業增長和工資上漲提振了家庭消費,政府的財政激勵措施刺激了企業投資。美國未來經濟增長面臨的主要風險在于,如果貨幣緊縮結束得太早,會導致通脹再度飆升;如果貨幣緊縮結束得太晚,經濟會陷入衰退,導致更多的銀行倒閉并加劇金融的不穩定。

      在歐盟三大成員國中,法國經濟在2023年和2024年預計將分別增長0.9%和1%,意大利兩年均增長0.7%,德國經濟2023年預計將萎縮0.4%,但2024年預計將增長0.9%。由于潛在的通脹壓力仍然很大,歐洲央行預計將繼續其緊縮的貨幣政策,并在較長時間內將利率維持在當前水平,以實現2%的通脹目標。但歐盟基金的使用和支付會支持經濟增長。歐盟未來經濟增長面臨的一個主要風險是俄烏沖突升級,導致能源價格飆升,消費者和企業信心大幅下降。

      值得注意的是,報告指出,中國經濟2023年和2024年預計將分別增長5.2%和5%。為了支持經濟增長,中國政府在今年7月下旬推出了20項措施,以幫助促進消費支出。這些措施包括放寬購車限制,鼓勵購買新能源汽車;支持首套購房者和改善性購房需求;增加家裝和家用電子產品的消費;促進體育、娛樂、外出就餐、旅游和健康服務消費。為了增強民營企業的信心,官方還公布了一系列鼓勵私人投資的措施,包括放寬一些關鍵部門的準入和提供融資支持。

      全球經濟碎片化制約經濟增長

      分析當前經濟形勢,全球經濟充滿不確定性,地緣政治緊張局勢助長了貿易保護主義,越來越多國家以“國家安全”等名義使用貿易限制措施,全球經濟遭遇“去全球化”的逆流,呈碎片化。

      報告指出,烏克蘭危機歷時一年半后仍在繼續,這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地緣政治風險。與此同時,中東、朝鮮半島以及中美關系近期的緊張局勢也沒有緩和的跡象。地緣政治緊張局勢正在導致地緣經濟和金融分裂,因為部分國家為了削弱對立國家,越來越多地采用單邊經濟制裁和經濟政策武器化措施。

      這些措施包括貿易限制和禁運,發動貿易戰,限制尖端技術和高科技產品出口,篩選投資,禁止對外直接投資,將銀行從SWIFT國際支付體系中移除,以及制造業回流和向盟國轉移。

      這些措施往往與所謂的長臂管轄一起實施,正在削弱全球貿易和跨境資本流動,限制技術傳播和技能流動,增加生產、營商和融資成本,從而制約全球經濟增長。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最近的一項研究表明,僅貿易碎片化就可能使全球經濟損失高達其GDP總和的近7%。如果加上技術脫鉤,一些國家的長期損失可能會高達其GDP的12%。如果再考慮到對跨境移民的限制、資本流動萎縮以及應對全球挑戰國際合作的減少,影響可能會更大。

    國際金融論壇(IFF)20周年全球年會會場一隅。<a target='_blank' href='/'>中新社</a>記者 陳驥旻 攝

      國際金融論壇(IFF)20周年全球年會會場一隅。中新社記者 陳驥旻 攝

      同時,IFF副主席、世界貿易組織原副總干事易小準表示,全球經濟遭遇“去全球化”的逆流,國際經貿關系、國際經貿規則日益碎片化,全球經濟治理面臨著多重挑戰,特別是主要發達國家正在將經貿問題地緣政治化和泛安全化,推出了很多針對產業鏈供應鏈的保護主義政策,對以規則為基礎的全球經貿治理秩序造成巨大沖擊。

      IFF學術委員、對外經濟貿易大學校長趙忠秀提到,2023年世界經濟表現出一個新跡象——地緣政治緊張,全球價值鏈也呈現碎片化。在他看來,全球半導體價值鏈和市場的碎片化,有可能導致傷害創新、產能過剩等問題,甚至對當前非常有效的半導體產業模型產生一定的影響。

      通脹仍保持高位金融市場更具波動性

      在全球經濟碎片化,制約經濟增長的同時,通脹依然是全球經濟的一個巨大隱患。

      報告顯示,目前市場普遍的觀點是,全球通脹將繼續下降,并在2025年下半年或2026年下降至接近央行目標或疫情前的長期平均水平。然而,若干個因素可能導致通脹在2024年及之后一段時期保持高位。

      主要包括能源和食品的核心通脹率仍遠高于央行的目標、俄烏沖突升級可能對全球能源和糧食市場造成更大的沖擊、央行過早結束貨幣緊縮而未能充分遏制需求增長、由于氣候變化而更頻繁發生的極端天氣事件和自然災害影響農業生產從而提高食品價格等。

      國際金融論壇(IFF)聯合主席、第十二屆全國政協副主席周小川表示,全球通脹升速雖有所減緩,但核心通脹能黏性較強,下降速度緩慢,IMF預測今年全球通脹水平將從2022年的8.7%降至6.8%,但大多數國家的通脹則至少要到2025年才能回落到央行目標水平,因此,主要發達經濟體央行或在較長時間內維持高利率的環境,全球債務風險和金融風險都值得關注。

      報告指出,持續的通脹可能導致利率長期走高,使得金融市場估值承壓。而經濟增長放緩可能比預期更加迅速和嚴重,從而加劇整體的金融風險。由此而言,經濟是否可以軟著陸仍然懸而未決。如果通脹和經濟停滯同時產生,將導致市場劇烈調整。貨幣當局和金融監管機構應保持警惕,防范相關脆弱性,以避免系統性風險。

      與此同時,地緣政治風險在可預見的未來沒有任何消退的跡象。一些國家訴諸單邊經濟制裁和經濟政策武器化以削弱對手,這將大大增加金融碎片化的風險。

    國際金融論壇聯合主席韓升洙在國際金融論壇(IFF)20周年全球年會開幕式上致辭。<a target='_blank' href='/'>中新社</a>記者 陳驥旻 攝

      國際金融論壇聯合主席韓升洙在國際金融論壇(IFF)20周年全球年會開幕式上致辭。中新社記者 陳驥旻 攝

      國際金融論壇(IFF)聯合主席、韓國前總理、聯合國大會主席理事會主席韓升洙表示,長期的高通脹會導致很多金融資產價格下跌,會使得金融市場更具有波動性,而且很有可能會產生金融危機。在這樣一個交叉點上,中國的全球增長和中國金融穩定性對于整個全球社會都至關重要。

      加強合作改革國際架構,以應對挑戰

      展望未來,如何在全球經濟面臨種種挑戰的情形下,重回增長軌道?合作與重構框架成為共識。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教授、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約瑟夫·斯蒂格利茨表示:“我們真的需要進行全球的合作。對我來說其中最重要的挑戰:否能夠打造一個國際的框架,讓我們在不同的經濟體系當中既有競爭也有合作,在區域間競爭、在國際間合作,有法制的解決主要的挑戰?!?/p>

      同時,約瑟夫·斯蒂格利茨提出,我們要大步伐、大刀闊斧地進行改革,有太多的領域在國際架構中是需要改革的,比如解決主權、債務的結構調整方面并沒有有效的工具,還有像通貨膨脹問題、俄烏沖突中所面臨的供需問題。

      “還有讓發展中國家獲得相關的技術,我們在新冠疫情大流行的過程中看到發展中國家難以獲得疫苗?!彼€指出,“在綠色技術方面,當前的很多規則是為有購買能力的富國設計的,并沒有很好地去反映出真正面臨氣候危機的貧窮國家的需求?!?/p>

      國際金融論壇(IFF)顧問、全球發展中心主席馬蘇德·艾哈邁德也表示:“走向未來,我們都要承擔一項任務,就是幫助重新設計國際組織方面的要素,使得國際組織更能勝任幫助各國應對沖擊?!?/p>

      周小川建議,面對當前的經濟挑戰,各國應該加強協調合作、共同應對,應堅持全球化的正確方向,捍衛多邊主義,避免搞筑墻設壘、脫鉤斷鏈和經濟脅迫,要建設開放型世界經濟,反對保護主義,避免濫用國家安全理由限制貿易和投資。

      國際金融論壇(IFF)學術委員、亞洲開發銀行前副首席經濟學家莊巨忠也提出,要加強國際合作,奉行多邊主義,以便共同應對共同的挑戰。包括要加強協調經濟政策,加快綠色轉型,在WTO的框架之下來解決貿易爭端,通過談判緩解地緣政治緊張局勢,以及支持低收入國家。

    【編輯:邵婉云】
    發表評論 文明上網理性發言,請遵守新聞評論服務協議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Copyright ©1999-2023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評論

    頂部

    小12萝裸乳无码无遮,JZZIJZZIJ亚洲成熟少妇,国产精品视频人人做人人,两个黑人挺进校花体内NP

  • <th id="vc9hb"></th>

    <tbody id="vc9hb"><track id="vc9hb"></track></tbody>
    <rp id="vc9hb"><ruby id="vc9hb"></ruby></rp>

    <th id="vc9hb"></th>

    <em id="vc9hb"></em>

    <span id="vc9hb"><pre id="vc9hb"><sup id="vc9hb"></sup></pre></span>